最新信息

武汉大学老建筑

2017年07月14日 李云贵 点击数:
??? 武大早期建筑群建成于上世纪30年代,包括工学院、图书馆等15处26栋建筑,2001年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
??? 武汉大学早期建筑经历了7年的建设,主要建筑有文、法、理、工四个学院大楼和图书馆、体育馆、学生宿舍、学生饭厅及俱乐部、华中水工实验所、珞珈山教授别墅(十八栋)及街道口牌坊半山庐等。占地面积3000余亩,建筑面积7万多平方米,工程造价400多万元(银元)。


??? 一期工程(1930年3月-1932年1月):文学院、理学院、男生寄宿舍、学生饭厅及俱乐部、教工第一、二住宅区、运动场、国立武汉大学牌楼等共13项。


??? 二期工程(1932年2月-1937年7月):图书馆、体育馆、华中水工实验所、珞珈山水塔、实习工厂、电厂、部分生活用房、法学院、理学院(扩建)、工学院、农学院(未竣工)等共17项。


??? 未完成工程:医学院、大礼堂、总办公厅因经费不到位未建。


??? 校园中心区由2条南北轴线和2条东西轴线相交汇形成两大组建筑群,总体规划因山就势,利用东、南、北三面环山,西侧为低洼地的区域规划校园中心区,低洼地作运动场,看台依坡而筑。建筑群沿看台外面凹形校前大道上侧布置。南山(火石山)建工学院,北山(小龟山)建理学院,东侧山脊规划了大礼堂。形成以运动场为中心,大礼堂为主体的一组建筑群。工学院、理学院分别在运动场中线400米的南北端,为大礼堂的左右翼。大礼堂和体育馆在运动场东西轴线上下端正。运动场西向山起箕(东西长500米,南北宽200多米)地势骤降,为校区下沉式中心园林地。体育馆在其下方。于是形成贯穿工学院、理学院的南北轴线,及由大礼堂延伸至体育场以西的体育馆的东西轴线,空间呼应,地形错落,章法井然却又十分生动而切合地形。中心区西北侧的狮子山从东、北两个方向可远眺东湖,从东湖亦可见狮子山山顶轮廓,形成以图书馆为主体的另一组建筑群,在北山丘陵地带的狮子山,坐南朝北。图书馆居山顶中央突出;东、西两翼为文学院、法学院,相对矗立;南面学生宿舍抱坡而建。飞檐碧瓦掩映在绿树丛中,使山体显得更加郁郁葱葱、错落有致。


??? 老斋舍是一座仿布达拉宫琉璃瓦建筑,于1931年9月竣工,当时的造价55万元,可谓奢华之极。整个建筑采用“地不平天平”的设计理念,顺狮子山南坡山势而建,屋顶则做成平面,后来有人解读了其建筑内涵,即虽然众生起点不一,但通过努力学习,都会达到一样的成就。老斋舍原计划建造六栋宿舍,后期因为经费问题减少到现今的四栋,四栋宿舍由三座罗马式拱门连为一体,为不失中国特色,在拱门顶修建中国古代单檐歇山式亭楼,突出了拱门的导向性。每栋宿舍由两个大天井将宿舍分隔为前中后3排,各排则依山势高低分为1至4层;每层宿舍分别以千字文中的“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。日月盈昃,辰宿列张”来命名。每个房间的尺寸一致,宽3.3米,长4.5米,使用面积为13平方米。走在老斋舍的95级台阶上(原为108级,但底层已被提升的路基淹没),常有一种穿越历史的错觉。


??? 武汉大学老图书馆——被看作武汉大学的标志性建筑和精神象征。位于狮子山顶,背对东湖,南向珞珈山,是武汉大学的至高点。这座1935年9月竣工的老图书馆,外部装饰极具中国传统特色,顶部塔楼是八角重檐、单檐双歇山式,上立七环宝鼎,屋顶有采暖烟囱,屋顶南面两角有云纹照壁,其间护栏以左右的勾栏和中央的双龙吻脊,造成“围脊”的效果。两座附楼屋脊与大阅览室相连的在建筑学中叫“歇山连脊”,在现存的老房子中也是不多见的。塔楼阅览厅的外墙为八边形,并设有环形外走廊,供阅览者休息和游人观光。正门上方镶有中国图书馆祖师——老子的镂空铁画像;在屋脊、环廊、檐部等处有蟠龙、云纹、斗拱和仙人走兽的精美图案。


??? 图书馆左右侧分别矗立着文、法学院,此种布局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“左文右武”“文华武英”的特色。文学院屋顶采用翘角,寓意文采飞扬;法学院四角飞檐平而缓,显得端庄稳重,寓意法理正直、执法如山。


??? “十八栋”,最早是指20世纪30年代初在珞珈山东南麓落成的18栋教师住宅,后又增建了4栋,总共达到了22栋,抗战期间又因战火拆毁了1栋,还剩下21栋,但习惯上仍用“十八栋”来泛指珞珈山上的这一片别墅群。80年前的珞珈山还属于荒山野岭,远没有今日的规模。毕业于耶鲁大学森林学院的叶雅各,负责十八栋的园林设计,他依山种树,借树生景,树楼相倚,楼群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山岭之中,依山望湖,彼此青石相连。虽然十八栋的建筑风格整体采用英式乡间别墅风格,但却巧妙地融合了中国人“仁者乐山、智者乐水”的哲学观。郭沫若曾在此居住了一些时日,他将十八栋誉为“武汉三镇的物外桃源”,并在其抗战回忆录《洪波曲》中回忆说,“太平时分在这里读书,尤其是教书的人,是有福的。”


??? 行政大楼(原工学院)是融合了西方哥特式风格的中国建筑。开尔斯在这里将主楼设计为四角重檐攒尖顶的正方形大楼,在珞珈山这面天然的“屏风”上形成一幅镶嵌画,使原本平缓的山体陡增钟灵秀气。主楼高大的墙体被宽大的落地玻璃窗和削斜式恻角所美化,四角由绿色琉璃瓦歇山顶的中式配楼护持,更显雍容华贵,典雅大方,壮丽多采。


??? 理学院正对行政大楼,背临东湖。其主露穹窿圆屋顶与南面工学院四角重檐攒尖顶遥相呼应,体现出“天圆地方”(北圆南方)的传统建筑理念。两侧附楼,一归物理,一属化学,与主楼以画廊相配,浑然一体。主楼内结构精美适用。一楼的两个大扇形阶梯教室比一般的阶梯教室陡了很多,因为它们是顺应地势修建的自然而成的阶梯教室。教室内圆立柱更体现了“中西合璧”的特色,威严的柱子配着白色纹状柱头装饰,严肃又不失雅致。


??? 老牌楼:原位于街道口大学路起点一侧的象征学校大门的老牌楼,历史上曾两次修建。第一次是四柱琉璃飞檐木结构,结构古朴、描金彩绘、漆彩画甚是别致,目前尚未见到有确切记载的建造年代(可能是1931年)。而从武大历届毕业纪念册上的照片分析,木牌楼应该在1934年6月前竣工。可惜次年毁于龙卷风。因此难以弄清牌楼上的字系谁人所书(可能是王世杰)。


??? 第二次修建时间据历史照片分析,估计建于1937年夏,牌楼是钢筋混凝土结构,采取四柱三间冲天式。前面的“国立武汉大学”六字尚不能确认由谁所书(可能是数学系教授萧君绛),后面的“文法理工农医”六字则由中文系教授刘赜(刘博平)书写,表示武大办学的理想规模。刘先生书法自成一家,郭沫若曾称赞他的书法是“珍品”。文革期间,“国立武汉大学”六字被“武汉大学”四字所取代。这四字取自1951年5月,毛泽东回给武汉大学农学院学生陈文新的私信信封上(现在武大校名以及当成校徽使用的百年校庆标志上的字体均为“陈毛体”新书体)。到1983年校庆之际,又代之以书法家曹立庵所写的“国立武汉大学”六字。目前仍位于街道口,但已经破败不堪。



?